电话咨询
021-60561339
13636542941
办公地址
闸北区恒丰路500号洲际商务中心16楼 查看详细地图路线
点击分享
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热点
以维护委托人的合法利益为天职,以规避委托人的法律风险为目标。https://www.hujun64.com 上海胡珺律师维护您的权益!
点击分享

上海中环高架桥损坏 肇事车辆驾驶员涉嫌 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

日期: 2016-05-25         作者:匿名             来源:上海法治报

2016年5月24日零时10分许,位于汶水路、沪太路口的中环线高架道路(桩号为ZN834-ZN835)发生严重车祸,中环线交通受阻中断。市公安部门已着手调查事故原因。
    肇事车辆系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一辆装载十余米长预制水泥管桩的卡车(车牌号:沪D39066)。超载货物的卡车违法驶上高架道路,行至中环线(内圈)真华路至万荣路匝道之间时,发生单车事故,撞击防冲墙并倾覆,所载的数十吨预制水泥管桩纷纷翻落,部分管桩坠下高架桥落至地面,导致该处中环梁体发生横向倾斜,致使高架路段主桥面翘起损毁,桥面最大高差处约40厘米,高架及地面交通无法通行。事故现场无人员伤亡。为了确保交通安全,交警、路政部门及时对事故路段实施交通封闭,并要求所有车辆驾驶员提前绕行。
    记者调查发现,大型货车深夜闯禁不是偶发行为。法学专家指出,肇事车驾驶员涉嫌犯“交通肇事罪”和“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

事发突然
    早高峰交通出现严重拥堵

由于事发突然,许多市民并不清楚相关路段的封闭情况,昨晨早高峰,周边道路甚至市区其他路段都出现了连锁拥堵。
    事故给早高峰的通行带来严重影响。记者从市路政部门获悉,中环内圈桃浦路从6:40开始拥堵至古浪路,然后逐步蔓延至金沙江路,呈红色阻塞状态,9:45金沙江路至桃浦路拥堵缓解,但桃浦路至古浪路仍处于拥挤状态。中环外圈6:30开始,中环共和立交至沪太路拥挤,逐步严重呈阻塞状态,10时以后路况逐步缓解呈拥堵状态。事故亦造成西部区域三条高速公路拥堵:S5沪嘉高速、G2京沪高速、G50沪渝高速拥堵,直至午间时分缓解。
    昨天晚高峰时,整个中环事故导致的交通拥堵比早高峰时辐射范围减少了很多,主要拥堵有3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中环内圈汶水路附近,平时每天晚高峰,这个路段的车流量都比较大,但是昨天则更加拥堵,部分原因是沿路口通行的车辆在经过事发路段时,都会有意放慢车速,看一眼抢险清理过程。另外一个拥堵节点是沪嘉高速入城方向,这个节点拥堵的原因是再往前开就是进入中环翔殷路隧道方向,这个方向由于抢修的需要,整个路段已经封闭,所有的车辆都必须在最近的下匝道口下去。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中环的古浪路下匝道口。而本市的中心城区,包括内环、延安路高架方向交通状况相对良好,整个拥堵状况和平日相差不多。
    市民李先生家住祁连山路,公司在杨浦区五角场地区,每天早上开车走沪太路汶水路上班。昨天早上,他如往常一样7:20从家出发,到上午9点,仍堵在沪太路上。平时这个时候应该早到公司了。
    “1个小时40分钟只走了七八公里,沪太路上车基本不动的状态。”李先生告诉记者,早上起床时刷微博已经看到了中环事故的消息,但没想到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去五角场还可以走场中路,但我早上看了地图,场中路也是堵得全红,反正都是堵,索性我还是走汶水路。”9:10,李先生车辆终于走到了沪太路汶水路口,这时交警疏导沪太路左转车辆在路口掉头行驶,再沿沪太路回去。“现在看来只好回去走场中路了,今天上午肯定是废了,估计要到11点多才能到公司了。”

记者调查
    以往大型货车也有闯禁行为

家住事发地点附近复星花园小区的徐阿姨告诉记者,23日凌晨0:10左右,她刚想上床休息,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当时感觉房子还震了震,我以为是地震了,早上起来朋友打电话过来问起才知道出了车祸。”
    张先生工作的真北路批发市场正好位于中环真北路入口处,他告诉记者,每次晚上值班时他都会看到有不少大型货车闯禁令上高架,而这些车辆大多是从沪嘉高速过来的,“白天这些车都很规矩,到了晚上,特别是凌晨,为了避免地面交通的红绿灯,他们就为所欲为地上去了,有的时候一连十几辆连续上去,真的要管一管了。”
    据了解,肇事车辆为“汤始建华建材(上海)有限公司”子公司“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的大型货车,公司位于松江区新浜镇文超路88号。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从网上查到了该公司的联系电话,并从昨天上午10时起,开始电话联系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可是该公司迟迟没有人接电话,也没有负责人出来澄清相关事由。
    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已经数十次拨打该公司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事故现场
    单辆货车负重上百吨属严重超载

记者昨天上午8:30赶到事故现场,发现公安、交管部门已在现场拉起警戒线,不少市民在围观。在高架桥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桥面上接触缝隙互相错开,存在高低差。事故点正下方,有坠落下来的两根预制管桩,已经摔裂开,地面上有油污。高架上停了多辆路政部门事故处理车,路政施工人员在桥上进行测评。相关道路也已进行封闭处理。
    市路政局副局长李俊在现场透露,目前初步掌握的情况是,事发时有三到四辆运输车违法驶上中环,沿最侧车道行驶,其中一辆运输车撞击到防冲带,桥面随后发生倾斜。
    对于高架道路是否太“脆弱”,李俊回应称,每年,路政部门都会对本市高架道路进行例行检测,各项指标均正常,高架道路质量不存在问题。“中环高架仅允许小轿车和客车通行,本身就是按照客车和小汽车的通行重量来设计,比普通公路的最大载重55吨更低,大约在20-30吨左右。这几辆运输车都存在严重超限装载的情况,对道路本身肯定有损坏。”李俊称,按标准,每个预制管桩有约3吨重,仅肇事车辆一车上就装了30多根,严重超载,再加上货车15吨自重,有100多吨的重量,这已经远远超过高架承受重量的上限。

事故通报
    已对相关企业进行资产保全

昨天下午3时,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李俊表示,桥面因受力发生了水平位移和侧倾,又有相当重量的管桩在桥上,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事发后,路政工作人员每小时都对桥面、立柱、钢梁进行位移测评。到下午3时,跟踪测评结果显示,没有出现更大的位移偏差,情况稳定。
    经检测单位、原设计单位等现场初步勘查和研究,拟定临时处置方案。方案由三项分方案组成:一是临时稳定方案,采用钢丝锚固箱梁,并对桥梁上事故车辆和运载的物资进行卸载,同步对箱梁、立柱等设施进行检测;二是临时支撑方案,采用钢管和千斤顶支撑;三是修复方案,对箱梁进行复位平移,墩体和支座修复后落梁,并修复桥面。如检测钢梁和立柱无进一步结构问题,总体处置修复力争两周完成,恢复高架道路交通。
    下午4:30左右,所有留在中环上的管桩都已经被起吊离开事故现场。截至记者发稿时,肇事车辆还在高架桥上等待拖离。
    这场事故造成的损失有多少?李俊称,还需等待对钢梁和立柱进一步的检测结果,才能测算出具体数字。据他透露,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对运输车所属企业进行资产保全,以便追赔事故损失。

接连4辆超载运输车违法驶入高架

会上,市交警总队副总队长左天福介绍了查实的事故情况。
    5月23日0:12市局发布警情,中环高架内圈沪太跨线桥的上跨处发生交通事故。市局交警总队高架支队民警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进行处置。事故发生后,市公安局分管领导、交警总队主要领导、宝山分局领导和路政局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交警总队立即制定交通组织方案,指导高架支队、宝山、静安、普陀、嘉定支队从早晨开始安排200余名增援警力,在80余个路口加强管控和疏导。
    货车司机李家大驾驶牌号为沪D39066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为沪G0377挂的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在沪松公路2033号汤始建华建材(上海)有限公司,装载水泥钢筋预制管桩后,于5月22日23:20许出发,途经沪松公路、G15沈海高速、G50沪渝高速、外环高速、沪嘉高速,转入中环高架内圈行驶。在行驶至桩号ZN835附近时,因车辆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造成中环高架道路路面发生横向倾斜,车辆所装载的预制管发生倾覆,部分预制管掉落至高架路面及地面道路。当时因路面受损,造成途径该路段的4辆小型汽车不同程度受损,无人员受伤。
    现场除发生货物倾覆的货车以外,支队还在沪嘉立交内圈进口附近查获2辆装载有同样预制管货物的大型货车,分别是张传贵驾驶的牌号为沪D39065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为沪F6119挂的重型集装箱半挂车;任毅驾驶的牌号为沪D80015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为苏L3818挂的重型集装箱半挂车。
    经查,共计有4辆隶属于建景物流有限公司的相关货运车驶入中环,其中李兴权驾驶沪D39073的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沪F9165挂的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当时已驶离事发相关路段,支队民警在杨浦区国泓路一工地处找到该车。4名当事驾驶员及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均已被警方控制,排除了酒驾、毒驾嫌疑,相关案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
    对于是否会追究涉事驾驶员及肇事车辆的刑事责任,左天福称,还需等待事故调查结果出来,明确事故性质后才能作出决定。

专家观点
    驾驶员涉嫌犯“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刘宪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涉事驾驶员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刑事犯罪,“但其犯罪不是主观故意,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无知,为了图方便才上了高架,以为自己能够通得过,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刘宪权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驾驶员的行为符合“交通肇事罪”和“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两项罪名,“但从最后导致的结果来看,对交通设施造成了巨大损失,因此罪名还是要落到对交通设施的损失上”,因此,根据法条竞合,应认定为“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
    根据刑法规定,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是指过失损坏轨道、桥梁、隧道、公路、机场、航道、灯塔、标志等交通设备,危害公共安全,致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倾覆或毁坏,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该罪是一种以交通设施为侵害对象的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罪。
    从量刑上看,该罪名分为两个不同的刑级,犯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的,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无论从驾驶员对交通设施造成的直接损失来看,还是对生产生活造成的严重影响来看,应该都不适用‘情节较轻’,”刘宪权认为。
    因此,一旦涉事驾驶员被认定该罪,或将面临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上海广庭律师事务所主任叶杭生则认为,涉事司机涉嫌交通肇事罪,从该罪构成要件看,第一个要件就是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第二个要件是肇事司机负事故的主要或者全部责任,“这两条目前来看均符合,”叶杭生说。

涉事车辆所属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记者从昨天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相关修复费用将向涉事企业索赔。
    针对修复费用及赔偿问题,上海源法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荣莲认为,如果涉事车辆违法驾驶情形属于保险公司免责事由,由该车辆所属公司赔偿。如果不属于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则先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过保险限额的部分由涉事车辆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驾驶人有重大过错的,可以要求驾驶人也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涉事车辆属于挂靠车辆又该如何赔偿?陈荣莲认为,如果有挂靠情形的,被挂靠公司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作者:上海法治报记者李欢胡蝶飞金豪

转载自上海法治报

点击分享
【打印本页】 【字体:
聘请律师。公道自在人心,维权还需法律。https://www.hujun64.com 上海胡珺律师维护您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