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咨询
021-60561339
13636542941
办公地址
闸北区恒丰路500号洲际商务中心16楼 查看详细地图路线
点击分享
您的位置: 首页 -> 办案手记
以维护委托人的合法利益为天职,以规避委托人的法律风险为目标。https://www.hujun64.com 上海胡珺律师维护您的权益!
点击分享

承揽样品拒确认 质量疑问不得解 QQ记录显真相 台资企业终获赔

日期: 2017-05-08         作者:胡珺律师             来源:本站原创

     

承揽样品拒确认 质量疑问不得解

QQ记录显真相  台资企业终获赔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靠的是长期的相处和患难与共,而企业之间的信赖则需要一纸合同来保障,问题在于,法律文本本身具有滞后性与局限性,更不用说合同文本了。单单几页纸的合同不可能也不需要就所有的情形都包容进去,在实务中,很多纠纷就是暗藏在合同之外的未尽事宜中。司法的能动性,需要法官依据法律原则,公序良俗等来自由裁量,而企业之间则需要依靠诚信长久兴业。如何在纷繁的案情中,抽丝剥茧,发现隐藏在文本之外的应尽责任呢,我们眼中的是非曲直如何,说到底也离不开那句“公道自在人心”。

      亚诺塑胶公司是开设在上海的一家台资企业,主要是生产加工各类塑料制品,而欣荣菌菇设备公司是开设在江苏连云港市的一家大型农业设备企业。2013年12月,亚诺公司与欣荣公司签订了一份《长期加工合作协议》,确立了双方长期加工合作关系,合同约定作为定作人的欣荣公司向承揽人亚诺公司提供需生产的产品的图纸和模具。次年7月,双方就具体的生产内容达成《菌包四件套合同》,约定亚诺公司用二次原料于2014年9月15日前加工出上部三件套180万套,套环50万套,合同总金额36.2万元,欣荣公司支付给了亚诺公司预付款18.1万元,产品交付后欣荣再行支付18万元。然而,在亚诺公司将全部180万套产品交付之后,欣荣公司以自己的客户企业反应该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没有办法进行菌菇培养为由,要求亚诺公司按全新料重新制作180万套上三件套,由欣荣公司补给原料差价。虽然亚诺公司并不清楚产品不合格的原因在哪里,但考虑到欣荣菌菇设备公司是需求量极大的大客户,在亚诺做出极大让步的情况下双方又签订《关于四件套处理意见协议》及《四件套松紧度验收标准》各一份,并约定亚诺公司先生产200套样品,待双方确认后再进行分期次的大量生产,之前的180万套由亚诺公司回收,原来的18.1万元转化为新合同的预付款。至此,这次的换货风波表面上算是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亚诺公司起初以为按照协议继续生产交货便也无损双方的合作关系,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亚诺公司生产出200套合格样品后,欣荣公司迟迟不予确认,由于担心欣荣公司再次提出质量问题,亚诺公司在生产并交付上三件套1万套后便停止了生产,而这1万套欣荣公司签收了但却始终没有确认产品质量是否合格。2015年的9月份,欣荣公司突然发来律师函称亚诺公司未如期交货构成根本违约要求解除协议归还预付款18.1万元及承担违约责任,并很快在自己所在地的连云港连云区法院提起诉讼。收到传票后对于亚诺公司负责人如五雷轰顶,让亚诺公司既气愤又委屈。为了给自己一直以来的投入讨个公道,也为了打击对方恶人先告状的嚣张气焰,亚诺公司找到我们盈科律所,委托我们代理该案件。

      接触并分析了全部案情了,我们发现,原来问题的根结早在第一次换货风波中就已显现,按照双方确认好的图纸设计的产品之所以被认为不符合客户要求存在质量问题是因为欣荣公司一开始提供的产品设计存在问题。在后来的审理中,根据不断补充的证据材料,真相才渐渐浮出水面,一份QQ聊天记录成了扭转败局的关键。

     其实,在合同签订后的2014年7月,亚诺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就发现了欣荣公司所提供的模具存在产能低下且时常发生故障的问题,并在进行修改后 依旧多次损坏,欣荣公司工作人员也表示承认并嘱咐以后不要用该套模具了,但之后该公司却并没有提供新的模具以供生产,只是一味地提醒和催促亚诺按时完成生产任务。基于双方存在长期合作意愿,也为了按时完成生产任务,在欣荣公司没有提供新的模具并征得欣荣公司同意后,亚诺公司通过在台湾的母公司与台湾一家模具生产企业达成协议重新订制模具,共花去30万元左右。而这个项目双方负责的员工之间的QQ对话能显示确实存在这件事,但关于这个模具的费用应该由谁承担双方确实没有签订任何的书面文件。

     而在第二次重新生产了一万套产品之后,亚诺公司员工在QQ记录中多次要求欣荣公司确认这些产品的质量,以便可以继续生产。却不曾想2015年5月份亚诺公司不仅没有确认产品质量,又发了新的产品图纸过来,要求重新改模具重新生产。这时亚诺公司才发现原来是产品原本的设计有问题,所以欣荣改了图纸,亚诺考虑到之前的模具已经花了大量时间金钱,这一次坚决要求按之前双方签订的合同由欣荣提供生产模具,欣荣一直没有提供,导致合同履行停滞。

     在一审中,作为亚诺公司的代理人,我在本诉中坚持不同意解除合同,我认为因为是欣荣原产品设计错误原因导致合同停滞,亚诺在整个合同履行过程中都积极努力,没有任何过错。另一方面,我方提出反诉,主张如果解除合同,欣荣公司应当赔偿亚诺公司因为另行订制台湾模具的花费,欣荣公司则反驳称双方在《关于四件套处理意见协议》中没有关于重新开模具的约定和重新开模具所产生的费用由哪一方承担的约定,双方也没有签订关于重新订制模具的书面合同,而主要洽谈人在QQ聊天记录中也没有就新模具的费用问题另行约定,即亚诺公司没有要求欣荣公司承担该笔费用的意思表示。这个案子确实存在一定的复杂性,光聊天记录这一份证明就上百页之多。但不曾想一审法院仅开庭三个小时,一庭就审理结束了。庭后不久出来的判决,以合同法第268条规定“定做人可以随时解除承揽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判定我方败诉,诺亚公司需返回欣荣公司18.1万的预付款,合同解除。

      判决的结果当然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但我们大概也能理解发生了什么。欣荣公司确实是连云港连云区当地的知名企业,诉讼在连云港进行,完全属于欣荣公司的主场,在地域上作为在上海的台资企业亚诺公司不占任何优势。根据事实与法律我们理应胜利,根据双方力量我们要想二审改判,扳回来希望渺茫。是异地应诉,我们的时间精力成本都比较高,无论是企业还是我这个律师都很纠结要不要上诉。而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我们还是递交了上诉状,诺亚的负责人来自台湾的年轻人林总说他对大陆司法还有那么点信心,我想为他的那点信心做一次全力以赴的努力。

      上诉理由中我们就盯着一审法官引用的法条的后半句,即《合同法》第二百六十八条明确规定定作人可以随时解除承揽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也就是说定作人虽然依法享有随时解除合同的权利,但也有赔偿承揽人因此而遭受的损失的责任。而根据《合同法》二百五十六条的规定“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材料”主张欣荣公司在双方的加工承揽合同中作为定作人负有提供设计图纸和模具的义务。我方在发现模具存在问题并告知对方,对方并没有提供新的模具,而是由我方代替对方公司准备了新的模具。之所以没能按时交货,也是由于样品迟迟没有得到对方的确认。按照协议约定,只有在双方确认后,才可以进行大量生产。我方没有继续生产并没有过错。最后,诚实信用的角度看,我方一直按照对方的要求,先同意换货,后又生产样品,之所以先行单方掏钱订制模具是在充分信赖双方存在长期合作关系的基础上,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和圆满完成生产计划而不惜花费巨大的代价。可以说是额外为了对方利益而增加的附加服务,这份心意没有获得对方的承认也就算了,到头来还被反咬一口,着实叫我方感到心寒。

       因为二审也发现一审的过于仓促,很多事实问题都没有审理清楚,所以组成合议庭的二审比一审要审理的仔细的多,整个二审历时八个月,多次开庭,我方对原先来自台湾的证据进行了公正认证程序以保证程序上的完善。在庭审中,我发现二审的法官完全没有顺水推舟敷衍了事,他们甚至派人到上海查看了诺亚公司从台湾订制的模具实物,对这个模具的定制过程、原因、交易的诸多细节对双方进行了详细的询问,法官设置的问题直击要害,非常专业。在这如此严肃认真的审理过程中我和当事人又一次看到了希望。2017年农历新年过完,我们收到了来自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整整十九页,对每一个案件的争议焦点进行了详细而深入的阐述,是一份相当专业的法律论证书。二审认可了一审的部分判决,但同时完全支持了我们在反诉中提出的诉请,欣荣公司需向亚诺公司支付由于解除合同而导致的损失二十八万元。而在一审中我们曾经跟欣荣公司商量互不支付钱款,各自承担损失遭到欣荣公司坚决拒绝,他们此前一直抱着官司稳赢的态度。却不曾想在最后在家门口输了官司,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连云港中院的法官不包庇当地企业,完全从事实和法律角度出发,用一份公正的判决书为“法治”两字做了最好的注解。
点击分享
【打印本页】 【字体:
聘请律师。公道自在人心,维权还需法律。https://www.hujun64.com 上海胡珺律师维护您的权益!